积极推进林业精准扶贫,山西省吉县靠

2019-09-19 20:26栏目:农业专栏
TAG:

这样的机制保障了帮扶的长效,吉县也实现了“帮扶工作一天不完成,工作队员一个不撤出;扶贫产业一天不见效,帮扶工作一天不松手;贫困户一天不脱贫,帮扶责任人一直不脱钩”。

张国龙是吉县壶口镇中市村的贫困户,他的家离壶口瀑布景区三公里左右,如今他是景区毛驴服务队的一员。“我们毛驴服务队有三十来人,都是附近村庄的农民。靠着这个营生,每人每年有一两万元的收入。”他说。

咱村里老百姓就靠种果树精准脱贫。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山区的果农张国英在今年两会接受采访时说。
张国英是村里第一个种果树的,有经济效益后,村民一个个跟着种,第一批就有34户。现在,村里家家都有果树,他们乡也成了果树之乡。
榆林市榆阳区,在大扁杏、核桃、山地苹果和山杏栽植区的贫困村,打造出各类林果专业村5个,每村给一次性补助3-5万元。在78个贫困村中,打造各类林业精品示范点15个。对自愿新栽植大扁杏、核桃和山地苹果等树种的贫困户,按照每亩1000元的标准分5年给予补助。
贵州和陕西,两个不同的省份,两个不同的贫困村,看似毫无交集,却因为林业扶贫紧密联系在一起。这两个贫困村的扶贫经历正是我国林业扶贫现状的缩影。
山区是林业生态建设的主战场,也是我国贫困人口的聚集区。我国60%的贫困人口分布在山区,林地林木等森林资源是山区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和林农最丰厚的家产。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介绍,在贫困地区大力发展林业,利用森林资源发展绿色富民产业,可以吸纳贫困人口就业增收,增加林产品有效供给,改善生态状况,促进生态保护与脱贫增收协调发展。
加强林业生态建设,发展林业产业,是增加山区农民收入、推进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举措。
林业扶贫大有可为
每年5月,位于贵州省黔南州龙里县谷脚镇茶香村的十里刺梨沟,紫红色的刺梨花已绽放。游客络绎不绝,为当地果农带来可观的收入。
野生刺梨是当地的传统种植业,但并未改变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。十年前,茶香村是省级贫困村,人均年收入不到400元。近些年来,在当地林业部门支持下,改良和推广优良品种,全村种植刺梨近万亩,形成了十里刺梨沟的景观。仅刺梨一项,该村林农总收入超过千万元,林农人均纯收入1.2万元。
由此可见,林业扶贫大有可为。据国家林业局介绍,自八七扶贫攻坚开始,按照国务院扶贫办工作部署,主抓黔桂九万大山地区19个县的定点扶贫工作。到2015年8月,国家林业局定点扶贫对象精准调整为贵州荔波县、独山县,广西罗城县、龙胜县等4个县。
在定点帮扶期间,结合当地实际,全面开展了林业生态建设和产业开发,大力加强了与群众脱贫致富有密切联系的林业基础设施建设,林业定点扶贫走出了一条靠山养山、养山兴山、兴山致富的林业扶贫开发之路,初步形成了以经济林为龙头驱动的主导产业基本格局,贫困人口逐年减少,生态环境有了明显改善。
数据统计,2016年安排贫困地区中央林业资金417.7亿元,比十二五年均增加27%,选聘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生态护林员28.8万名,精准带动108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。
林业扶贫须做到四精准
我国广袤的林区、山区、沙区,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,这些地区既是发展林业的重点地区,又是脱贫攻坚的主战场。根据林业特点和优势,国家林业局始终坚持四精准——生态护林员精准到人,退耕还林精准到户,金融扶持精准到利益分配机制,定点县精准到脱贫摘帽时限。
2016年印发的《关于开展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生态护林员选聘工作的通知》显示,在中西部21个省(区、市)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,选聘28.8万名生态护林员。中央财政安排20亿元用于购买生态服务,推行生态管护员,新增森林管护面积3亿亩,地处贫困地区的大江大河源头和深山远山的天然林、公益林得到有效保护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6年全国共安排72.3万贫困户退耕还林任务414万亩。
国家林业局介绍,要积极统筹各项林业资金,对油茶、核桃等种植范围广、产业链条长、产品种类多、收益期长、就业容量大,能够促进贫困地区长期稳定受益,又能维护国家粮油安全的木本油料发展给予大力支持。
未来,还要充分发挥林业在扶贫攻坚中的关键作用,让资源变资产,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,带动贫困人口增收;要建档立卡、精准扶贫,让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就地转为护林员,在保护良好生态的同时实现脱贫增收,让广大边远山区的贫困群众与全国人民一起实现小康。张建龙说。
2017年是林业扶贫的攻坚之年
2017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一年,也是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的深化提升之年。林业扶贫攻坚虽成效明显,但脱贫任务仍十分艰巨。
针对落后偏远山区、林区、沙区脱贫疑难杂症,全国林业系统将继续咬定目标,聚焦精准,以提升林业可持续精准脱贫能力为核心,以推广生态脱贫产业脱贫典型经验为主要任务,以创新贫困户利益联结机制为重点,以推进科技服务、金融服务为支撑,大力推进生态保护脱贫、特色产业脱贫,不断提高林业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成效。
国家林业局介绍,针对2017年的主要任务有以下规划:
第一是巩固扩大生态护林员选聘。强化对已上岗护林员管理,建立护林员培训管理、定期考核、资金管理使用、督查考察制度,提高护林能力和效率。
第二是加快推进退耕还林覆盖贫困人口。将2017年新增退耕还林任务中的980万亩安排到832个贫困县,由贫困县林业主管部门委托乡镇林业、土地部门确定可退耕地块,将地块涉及的贫困户优先纳入退耕计划,和贫困户签订任务合同,争取2017年退耕还林任务安排涉及更多贫困户。
第三是总结推广山西扶贫攻坚造林合作社模式。在全国十三五造林任务较重、贫困人口较多的河北、内蒙古、江西、湖南、湖北、贵州、云南、陕西、甘肃等省推广,争取组建3000个造林营林合作社,吸纳5万名贫困人口参加造林、营林、抚育管理,就地务工脱贫。
第四是大力推进金融创新扶贫。重点解决贫困人口发展木本油料等绿色产业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,协调国家开发银行、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创新金融产品,广泛推广还款期最长30年、宽限期8年、基准利率、中央财政贴息的优惠贷款政策,争取2017年落实林业扶贫贷款300亿元,启动实施林业PPP扶贫试点项目4-5个。
第五是加大定点县帮扶力度。安排生态护林员和退耕还林任务,争取生态护林员脱贫贡献率15%以上,符合条件的16.6万亩25度以上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。加派挂职干部,每县至少派一名优秀处级干部,继续选派驻村第一书记,增强帮扶能力。(李楠桦)

吉县借助壶口瀑布这张名片,发展旅游带动脱贫。以旅游景观为依托,吉县组织各乡镇发展乡村旅游,吸纳了景区周边建档立卡户800余人从事服务工作。发展农业观光体验、农家乐,带动1008名建档立卡贫困群众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。

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吉县近年来持续实施封山育林、退耕还林、“三北”防护林、天然林保护等造林绿化工程,努力提高森林覆盖率。目前吉县拥有120万亩林地,森林覆盖率达47.2%,成为远近闻名的绿色“大氧吧”。

“以前‘穷汉盼来年,一年又一年’,人家干啥咱干啥,人家上啥肥咱上啥肥。”吉昌镇谢悉村果农贾换德说,一开始家里有3亩果树,品种不好卖不上价。

吉县扶贫开发局局长党建民说,去年吉县从建档立卡贫困户中选聘护林员405名,占护林员总数的73.6%,每名建档立卡护林员每年平均可获得管护收入9628元,仅此一项便可带动1208人脱贫。

“早上七点多从家里出发十分钟到景区开摊,晚上六点多收摊。游客最多的时候,我一天就卖掉5000多元的货。”吉县壶口镇中市村村民强稳山成了当地非遗项目“搬卷”的表演人员,多了份旅游收入。

绿水青山让贫困户吃上“生态饭”

治贫困、解难题。发挥干部帮扶提升扶贫精准度和贫困户满意度。吉县建起驻村第一书记、驻村工作队和包村干部三支扶贫队伍,先后派出369人,实现了贫困村帮扶全覆盖。

新华社太原8月1日电 题:山西吉县奏响“红绿黄”脱贫变奏曲

瞄准山区生态改善,吉县打出绿色生态的新名片。目前,吉县拥有120万亩林地,森林覆盖率达47.2%,成为绿色“大氧吧”。在坚持造林绿化过程中,从建档立卡贫困户中选聘护林员,每名护林员每年平均可获得管护收入9628元,带动1208人脱贫。

“前几年我家住的还是土窑洞,如今住上了新平房,全靠家里的6亩苹果园,现在每年能收入10多万元,我的‘贫困帽’也摘了。”吉县文城乡柏树村贫困户葛宏伟说。

扶贫队伍引领长效帮扶

以“绿色生态”品牌为基础,贫困群众吃上了“生态饭”。去年以来,吉县组建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11个,入社总人数624人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442人。合作社鼓励贫困户参加造林增加劳务收入和盈利分红,目前已兑付贫困户劳务费用151.1万元,户均增收3365元。

6亩果园年收入10万元,葛宏伟不再数着玉米棒子过日子,从土窑洞搬进平房,生活渐渐向好。

吉县以“黄色瀑布”品牌为特色,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和乡村旅游,带动千余人实现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,引导贫困群众挣上“旅游钱”。

从锄草、拉枝、修剪、摘叶到转果、套袋、下果,县政府、村委、公司搞的多次培训下,老贾成了种植苹果的技术能人。冬闲时候,时常会有外地果农请老贾去修剪果树,一天能挣150元。

“红苹果+”助果农摘了“贫困帽”

吉县先后组建起11个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,从建档立卡贫困户中选聘护林员448名,每名护林员每年平均可获得管护收入9628元,带动实现近4000人脱贫。

吉县地处吕梁山南段,属于黄土高原残垣沟壑区。这里海拔高、温差大、光照足,种植苹果条件得天独厚。近年来,吉县瞄准苹果这一扶贫产业载体,全力推动苹果产业的提质升级。

在山西极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指导下,贾换德换了新品种,给果树上肥料有了讲究,一年四季分时施肥,去年又施上了水溶肥,施肥量少了、苹果的品质提升了。现在6亩多果园,每年能产1.5万多公斤,一年收入五六万元。

吉县副县长强晓辉说,近年来,吉县整合各类涉农资金2.6亿余元,探索实施“企业+产业项目+贫困户”帮扶带动新模式,推进产业扶贫到村到户。全县共建立各类苹果专业合作组织147个,从事苹果信息、农资、包装、加工、运输的人员达万余人。

“红黄绿”三张名片代表了吉县的脱贫产业,支撑起贫困户脱贫的信心。这种信心引领下,光伏发电、蔬菜、核桃、油用牡丹等产业竞相兴起,成为脱贫的引擎,也构筑起吉县脱贫产业体系。

摘掉穷帽子,关键要找对路子。近年来,吉县着力打造红色苹果、绿色生态、黄色瀑布“三色”品牌产业扶贫路径,奏响“红绿黄”脱贫变奏曲。

“红黄绿”三张名片构筑产业体系

壶口镇镇长葛宏说,利用壶口景区优势,壶口镇组织建档立卡贫困户在景区从事牵毛驴、照相、摆摊等工作,让他们每年可以有稳定的收入。此外,还组织贫困户利用空闲时间学习制作布老虎、剪纸、挂包等手工艺品在景区销售,增加他们的收入。

吉县的做法是,实施“企业+产业项目+贫困户”帮扶模式,让贫困人口主动参与,构建起农户、合作社、企业的利益联结机制。

“骑毛驴,回娘家了啊!”在壶口瀑布景区,61岁的张国龙头裹羊肚白毛巾,身穿羊皮白背心,紧扎红腰带,手拿旱烟袋,拉着毛驴正在招揽生意。

联合三支队伍形成最大合力,吉县建立了每月一次的联席会议制度,协调资源集中解决问题,并明确了乡镇包村干部为总指挥。

此外,吉县还鼓励贫困户发展林下经济,目前全县林下种植已发展到280余户1000余亩,林下养殖鸡、猪等25000余只,林下经济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。

上联企业,下联农户。联结机制不仅实现了村有产业、有带动企业、有合作社,贫困户有项目、有技术、有积极性。贫困户的技术水平、商品意识、市场理念得到提升。同时,企业、合作社、贫困户结成利益共同体,让贫困户拥有了参与商品生产、市场交易、利润分配的资格和能力。

黄河流至吉县壶口镇时,河道由300多米骤然收缩为50多米,跌入30多米的深槽之中,形成了“水里冒烟”“谷间起雷”“彩虹通天”“群龙戏浪”等四大景观。

摘帽脱贫是一场硬仗,考量着吉县的担当,而如何保证脱贫后不返贫却又考验着吉县的智慧。

2017年,吉县苹果栽植面积达28万亩,产量22万吨,产值近10亿元。苹果种植面积占全县耕地总面积的80%以上,果农占农民总数的80%以上,全县农村群众依靠苹果产业脱贫的比例达80%以上,苹果正成为吉县农民脱贫致富的主导产业。

为了帮扶的长效,“吉县规定书记县长抓统筹,县委常委和副县长抓协调,人大、政协成立督导组抓督导,县直各部门‘一把手’抓帮扶,派出13支攻坚小分队,进驻重点难点村,排查问题,抓化解,形成了统筹规划与事后考核的扶贫队伍管理机制。”吉县扶贫开发局局长党建民介绍。

“黄色瀑布”帮贫困户挣上“旅游钱”

上东村种植苹果面积达2000多亩,村民以土地入股、贷资入股等合作方式成立了东盛苹果合作社。合作社不仅推广新技术、组织技术培训,提供产前、产中、产后一条龙服务。

截至2017年底,吉县贫困人口已降至126户290人,61个贫困村全部实现脱贫,贫困发生率降至0.32%。

在苹果销售上,合作社对接市场,与山东、北京等地企业建立供销合作,并集资兴建了一座贮藏量为200吨的果库,为村民贮藏苹果提供了便利。该村仅苹果一项收入2000万元,人均纯收入超过1万元,苹果收入占到农民收入的90%以上。

贫困地区,贫于无资源,困在无人引。产业带动的同时,吉县注重扶贫队伍带动引领作用,建立起干部帮扶的长效机制。

柏山寺乡马泉头村种植苹果3000多亩,由于山路崎岖,苹果出山重复装卸倒运,导致成本加大。驻村第一书记李慧军协调多方力量,对马泉头村所辖三个自然村道路进行了拓宽硬化,畅通了出村的路。

联结机制激发内生动力

2017年,吉县苹果栽植面积达28万亩,产量22万吨,产值近10亿元。目前,苹果种植面积占全县耕地总面积的80%以上,果农占农民总数的80%以上,农村群众依靠苹果产业脱贫的比例达80%以上。

企业+合作社+贫困户的联合体中,企业背靠市场推动着产业的提档升级、产业链延伸。并带动合作社发展提升加工等二三产业水平,进而带动贫困户加入产业链,共享产业链收益。

把苹果产业做成脱贫的支柱产业,吉县瞄准产业升级、产品提质,累计整合各类涉农资金2.6亿余元,实施了水、肥、田间路、防雹网等果园基础设施建设,发展苹果深加工、冷链物流,建成苹果产业化园区,培育扶持顶吉食品、达明一派、澳坤农业等企业。同时,塑造出“吉县苹果”区域公用品牌。

从贫困户搬进平房到贫困县整县退出,贫困发生率降至0.32%。这背后是吉县以脱贫攻坚统筹经济社会发展,依托红色苹果、黄色瀑布、绿色生态构筑起脱贫产业体系,打造第一书记、驻村工作队、包村干部三支队伍建立长效帮扶机制,健全利益联结机制激发贫困地区内生动力,保证了贫困人口能脱贫、脱真贫、真脱贫。

吉县位于吕梁山南端,属黄土高原残垣沟壑区,是个山区农业县。2002年被确定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,2012年被列入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区。2014年,该县共确定建档立卡贫困村61个,贫困发生率31.7%。

也正是这样的联结机制支撑起了贫困户的脱贫底气和能力,激发了贫困地区脱贫的内生动力。

在以产定销的理念下,文城乡古贤村村民郭晨甲把果树栽的很密,苹果产量不少,口感却不好,自然价格上不去。驻村工作队聘请专家给村民讲课,老郭学会了间伐,以质取胜。2017年,170多棵果树比以前300多棵果树挣得还要多。

苹果产业支撑脱贫的同时,剩下20%的贫困人口如何实现脱贫?

苹果产业之外,吉县组建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,鼓励贫困户加入合作社参加造林。政府以购买服务的形式与合作社合作,贫困社员既可以获得造林管护收入,还能获得合作社盈利分红。

8月8日,山西省吉县文城乡柏树村村民葛宏伟摘掉了“贫困帽”。同时摘帽的还有吉县的28646名贫困人口。这一天,山西省批复吉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365bet官网地址发布于农业专栏,转载请注明出处:积极推进林业精准扶贫,山西省吉县靠